Guns an' Flowers

爬墙虎

人设好嗑 脸也好看

各位!
产出啊!

宠溺攻 沉稳
傲娇受 天真

1 14

zt圈父子文尤其多
jz民国文
ky 现实
kg现实
cx宠病娇

【已完结重发】天色将晚·尾声

ソラニン茄碱:

  我在那牢里熬了几日,醒来的时候我正在被牵拉着往前走,我的腿几乎动不了,因此磕碰地面的时候也没有什么感觉。我被拖出了那个黑咕隆咚的大牢,天已经黑了。耳鸣的声音铺天盖地,拖着我的人不断在讲什么,我听不清,我只能听见风声。他们说的是中午还是日文?我好想对他们说,外面好冷啊,你们能走慢点吗。
  
  上海的冬天又干又冷,像是上海常年发白的天空。我回忆起以前在英格兰,那里冬天会下雨,冬天的雨水在上海会结厚厚的冰吧。往年的上海为什么没有这么冷呢,我在脑子里面回忆,我的脑浆好像也被冻住了,大概往年都是些红泥小火炉吧,我想。并没有走多远,我看到了黑压压的人群,他们被关在木头做的笼子里...

638

【已完结重发】天色将晚·下

ソラニン茄碱:

  我只能将一切全盘托出,蔡徐坤坐在那张不怎么干净的床上,点了一根又一根的烟。很明显,以他的身份也没法了解这次行动的全貌,他低着头听完,脸上也没什么表情。我心里一派绝望,我可能把一切都搞砸了。我破罐子破摔地问他,你是朱正廷的联络人吗。
  
  他说是。
  
  我知道我的猜测对了百分之九十,我感到彻头彻尾地难过,我说我知道的我都给你讲了,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我闭上了眼睛,他会杀了我吗,还是会上报给周洁琼然后将我关押,废掉我一切可以传达信息的感官。原谅我的怯懦,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到战争,我只能从报纸中管窥它的残酷。
  
  而我只想问蔡徐坤,你想过朱正廷吗。
  
  蔡徐坤坐在那...

527

【已完结重发】天色将晚·中

ソラニン茄碱:

  转眼就是一九三七年。
  
  我把我和朱正廷的事情告诉了范丞丞,范丞丞吃惊之余还表达了浓浓的艳羡。我们都心知肚明上海城越来越动荡了,以前一起玩的纨绔子弟们好多都走了,只剩我和范丞丞还在这里无所事事。
  
  我和范丞丞把上海玩的几乎腻味,朱正廷没事的时候也会带上朱正廷,我们仨经常去外滩的海边。海边总是泊着好些船只,有些运货的木船,大部分是钢铁的,印着五颜六色的国旗。上海的海总像是打翻了墨绿和深蓝的油彩瓶,蓝色和绿色溶化在一起。范丞丞跟我们说在他的家乡能看到黄海和渤海的分界,那是中国最东的地方,那里的海水蓝色和绿色会平平整整的分开。
  
  好想去看看远方的海啊。范丞丞总是...

663

【已完结重发】天色将晚·上

ソラニン茄碱:

  我家祖上是立过功的。好像是在生意上有了长足,于是爱新觉罗家的祖宗爱惜我祖宗的精明脑袋,便赐了我家一块免死玉牌。如今那赐玉牌的老爱新觉罗尸体都早被地下的虫蚁啃的干干净净,这免死玉牌也必是做不得什么数了。传到我这儿时只能当个玩具似的护身符,被我爷爷随手丢给我玩了。
  
  我每次从这块玉牌给朱正廷讲我家的发家史,他都会弹我个脑瓜蹦。
  
  你们这些纨绔子弟啊。他无奈地叹口气,听我断断续续地讲完了这段并无惊奇的旧事。
  
  黄家在清朝是声名显赫的大家,到了民国虽然没有之前那样浩大,却还保留着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底气,到了我爹和我大哥手上时,在淮左商界勉强能立柱脚跟,但也足以让...

又九月

路飞 与 张保庆

觉得你幸运

你看

那么喜欢路飞

就去演了张保庆

热血 冒险

是你心底想成为的样子

觉得自己也幸运

你真的是个宝藏需要我来挖金矿

这部剧题材也不是我雷区

质感也没让我挑剔的退出去

你没有让我失望

我多幸运

安滤镜会膈应自己

所以没怎么期待

也不会勉强自己说你看为了他你得委屈你自己

追星从来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我没必要为了你去看我看不下去的剧

正好

不是古装不是仙侠

没有尴尬奇怪的剧情

没有夸张到不行的人设和糟糕台词

没有假的不行的配音

没有让人讨厌到要跳过的角色

也没有劣质的布景

一切都很适合你

我可以看到张保庆这个人活灵活现的出现在我面前

我可以看到你但又不是你

我很喜欢张保庆

也很喜欢你

真的超出我想象很多了

国剧其实我一般看前几分钟 都不太有些...

1

漂亮男孩

种种迹象
指向不同结果
索性不猜了不在意
毕竟这几个对象我都还挺喜欢的
随便吧

 
1 / 7

© Guns an' Flowers | Powered by LOFTER